当前位置:京东自营入驻_京东开店代运营_京东商城/慧采入驻费用-星阳科技 > 新闻资讯 > 企业新闻 > > 惊恐!因为设置“蔡司京东自营区”京东被卡尔

惊恐!因为设置“蔡司京东自营区”京东被卡尔

文章来源:星阳科技!发布日期:2021-05-08 18:04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涉及“京东自营”的案件,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一起与“蔡司京东”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相关的案件,涉及“蔡司京东自营”区。

据介绍,卡尔蔡司股份公司(下称卡尔蔡司公司)于2017年8月成立,主要经营半导体技术,医疗系统,显微技术,工业测量技术,电子光学系统,消费光学产品,以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在其商城的自营区内设置了“蔡司京东自营区”,在该商城的主页上突出显示“蔡司京东自营店”,并在页面首页、分页、产品购物链接等多处突出使用了卡尔蔡司公司和卡尔蔡司光学(下称卡尔蔡司广州公司)拥有的第G667267号“ZEISS及图”商标(下称涉案商标)。此外,京东叁佰陆拾还多次使用卡尔蔡司制作的视频,在涉案网站上发布了图片,并在视频下方标注“品牌授权”。据Karshut公司称,这些行为足以让广大消费者相信,“Karshut京东自建专区”是Karshut公司在京东商城设立的专区,拥有特许经营权,同时也让广大消费者相信,该专区受品牌方监管,比一般未授权商家信誉更好。同时,擅自使用、伪造卡尔蔡司授权证书的行为也构成了侵权。

卡舒特公司称,该公司是涉案国际注册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核准使用的商品和服务包括眼镜、眼镜镜片、广告等,现已延伸至中国,并处于有效保护期内。创立于1995年的卡尔蔡司广州公司,经卡尔蔡司公司授权,取得了该商标的使用权,并以自己的名义对该商标的侵权行为提起诉讼,并在蔡司集团中国地区的所有光学镜头进行了总代理。

因此,卡尔蔡司和卡尔蔡司广州公司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东叁佰陆拾度立即停止对涉案商标的不当使用,并立即删除所有“蔡司京东自营专区”或“蔡司京东自营专区”字样,同时删除全部京东自营商品的购物链接,停止对诸如“品牌授权”、“蔡司京东自营”等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卡尔蔡司公司和卡尔蔡司广州公司产品在京东自营商品上的损失,并赔偿经济损失六万元。

针对Kalazi和Kalazi广州公司提出的诉讼,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一审辩称,该公司仅提供电子商务平台服务,不参与商品信息的编辑、上传和销售,并且已经履行了合理的审核义务,不应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控商品均有合法来源,由北京大明豪眼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豪")向北京京东世纪(以下简称"京东世纪")供应,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对商标的授权链进行了审查。卡尔蔡司广州公司已获得该商标的使用和销售许可,卡尔蔡司广州公司已授权大明豪公司作为该商标和该品牌商品的特约经销商,大明豪公司授权京东世纪公司作为其授权经销商,大明豪公司具有合法有效的经营资格。作为一家指定经销商,京东世纪公司销售的是一种正牌商品,商标所有者拥有的商标已用尽,公司使用该商标介绍商品来源,属合理使用,不构成商标侵权,也不会造成公众对商品来源的误解。

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认为,该公司向零售商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并使用该商标证明其来源,不构成侵犯该注册商标专用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京东世纪公司未采取行动,将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京东世纪公司与商标权人之间存在授权许可关系,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高院经审理认为,涉案商标注册人为卡尔蔡司公司,核定使用的商品有眼镜、镜片、偏光镜等9种,广告商品有第35种。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现有证据表明,“京东蔡司自有区”的经营者并非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该电子商务平台仅提供平台服务,并不涉及产品交易问题,并非涉案商品的销售方,因此,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不应对涉案行为承担责任。但是,根据京东叁佰陆拾度提供的《平台服务协议》《授权书》《产品购销合同》和企业经营资质等证据,可以证实,“蔡司京东自营专区”销售的涉案商品为正品,可见,京东叁佰陆拾度事先对该自营专区的经营者进行了经营资质审查,并在京东商城首页经营证照页上公布了京东自营商品经营者的资质信息,作为电子商务平台,京东叁佰陆拾度已经履行了相应的义务,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一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卡尔蔡司和卡尔蔡司广州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首审后,卡尔蔡司、卡尔蔡司广州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并依法支持原告的全部一审诉讼请求。

两年多来,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坚持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上诉人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

在本案中,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在京东叁佰陆拾度与被诉行为之间的关系问题上,所谓“自有权”,是指京东叁佰陆拾度既是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又是平台内经营者,京东自有权就标记为自有权的商品销售者或服务提供者承担民事责任。京东叁佰陆拾度、京东世纪等协议均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并可免除相关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京东叁佰陆拾度为电子商务平台,仅提供平台服务,并不涉及产品交易,因此不应对被诉行为承担责任,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缺乏法律依据。

关于这一行为是否侵犯了商标专用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现有证据可以证明,在被诉行为发生之时,京东叁佰陆拾度与京东世纪公司、京东世纪公司与大明豪公司、大明豪公司与卡尔蔡司广州公司签订的协议形成了完整的许可关系,二人在一审期间也认为,这一行为所销售的产品属于假冒商品,因此,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京东叁佰陆拾度和京东世纪公司被诉行为是销售侵犯了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也不足以证明这一行为构成了其他侵权行为。

关于上述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被诉行为中的商标以及二上诉人的介绍等,均是对所销售商品的品牌、来源等的介绍,“蔡司京东自营区”一词表明所销售商品的销售主体为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该行为并未导致相关公众对交易者的误认,也未构成可能造成混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就像之前提到的,京东叁佰陆拾度、京东世纪、大明豪、卡尔蔡司广州公司等品牌授权的相关表述形式和语言环境中,既有完整的授权关系,也有“正品保证”的表述方式和语言环境,对于消费者而言,既是对所售商品质量可靠、品牌真实性的描述,也是对商品来源的描述,而非对商品来源的描述,不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虚假宣传行为的构成要件。

基于上述理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二上诉人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一审判决在法律适用上有部分错误,应当予以纠正,但鉴于该判决无不当之处,不应再对该判决进行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标签: